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网 > 游戏

芥子星辰 第五十七章 白无常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3:36

芥子星辰 第五十七章 白无常

一条小路从义山脚下笔直通到山顶,长约五六十丈,宽不到半丈。

坪地周围和林子里的骷髅爪子或许想晒晒月光,跟赶潮螃蟹似的全跑到了道路最后十丈那一段。层层叠叠,钻进爬出。有些骷髅头被横蛮拖过来了,死死咬住一只爪子,眼眶却被深深抠进。

场景荒谬恐怖,令人见之欲呕,头皮发炸。

书生如一线白光直射山顶,到了最后十丈处腾空跃起。

那姿势,好不飘逸潇洒,飘飘欲仙。

背衬瓦蓝夜空,皎洁明月,纤羽般白云,仿佛一位光膀子仙人在御风飞行。

“小……”

“小心”才吐出一个字,柳若菲脖颈像被一只铁手扼紧,说不出话。

嗵,泥土飞溅。

“小?一点也不小。”

书生在空中不高兴地哼了一声,在坪边刚刚落下,便端起两只胳膊与肩膀平齐,曲肘,健硕的肱二头肌立刻凸显。随即又骚包地扼腕侧身微蹲,硕大的胸肌跳了几跳。

他确实才洗过澡,裤子还是湿的。

头发上的水珠滚落在赤裸的上身,晶莹剔透,更显得肌肤如玉,无一星半点瑕疵,被骷髅抓出的血痕消失无踪。他的肌肉不像岩石雕刻一般夸张粗犷,却饱满柔和,极其耐看,令人觉得多一分太壮,少一分偏瘦。

这时代的少女除了洞房花烛夜之外,几乎没机会见到男人赤裸上身。春花本来没受伤,此刻竟头晕目眩,浑身发软,宝剑“当啷”坠地又赶快拾起。小脸儿羞得通红,低垂下头,跟犯了罪一样。

书生连摆了几个架势,才注意多了三个人,指向中央问:“哪来的?”

白无常不作声,笑嘻嘻的表情无任何变化。

书生搔搔头往坪中走,边走边道:

“你不说我也晓得,肯定是新来的。戴一个纸糊的高帽子,呵呵,‘斗地主’输惨了吧。我刚来的时候陪一帮老家伙玩,脸上贴满纸条

芥子星辰  第五十七章 白无常

,裤衩都快输没了……让我看看帽子。什么纸张做的?这么挺括……”

啧啧,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摘无常帽!

柳若菲、童金、春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书生手一伸,白无常瞬间消失原地,又出现在手掌一尺开外。

“呵呵,蛮麻溜的嘛。”

书生抓一个空,怔了怔,纵身扑上。

白无常冷哼一声,一挥哭丧棒。书生被凌空打飞,去势如电。

云梦三人色变。

被能够轻易击破四象诛阴阵,排山倒海的一棒结结实实打中胸膛,哪里还能够活下去?仅仅那股刚猛霸道的力量,就可以把肉体凡胎打成肉酱。

书生脊背撞到坪边一颗树干上部,于电光石火间把身躯一扭手臂一勾,陀螺似的旋转。

众人只见到一条白影绕树而降,木屑纷飞,滋啦声不绝于耳。

数息后书生降落,脚下一软变成了单膝跪地,呼哧呼哧喘粗气,胸膛一片乌青。

咦,没死!

他背后那棵树被刨得树皮全无,清洁光溜。

完了……看这副样子,就算没死,也撑不过哭丧棒第二击。童金心里一片冰凉,清楚书生如果完蛋,他们绝对活不成。

柳若菲见书生的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青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褪,感觉他并未受重伤,还处在醉酒状态中。可是,自己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他清醒。只要一动,肯定被白无常像碾蚂蚁一般杀了,于事无补。

新死之人与僵尸蹦跳了过去,发出阴沉沉含混的声音。

“你……是……谁……”

柳若菲心中一紧,晓得声音由白无常控制尸体发出。今晚摆出了这么大阵仗,目的就是要逼问书生来历。

书生似乎忘记了刚才被一棒打飞,脸色茫一派然,缓缓站起后,痛苦地用手抓乱了发髻,喃喃自语:

“我是谁……这是在哪里……你们在干什么……我,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来到了一个叫阳武的地方……是你们进了我的梦,还是我进了你们的梦……”

听了这些话,一阵虚无感袭来,童金遍体生寒。

谁能经历这样荒谬的事?

荒山野岭,遍地碎骨。旁边站着金枝玉叶的公主,身前站着勾魂的白无常同一具新死人,一具僵尸,还有一个疑是谪仙人的家伙口口声声说大家都在梦中。

新死之人继续单调地发问。

“鬼差上路,黄泉不归。你……是……谁……”

书生似乎被提醒了,想了半天又不得要领,伸手便把覆盖在新死之人脸上的黄纸揭下。一见之下,惊得后退数步,结结巴巴道:

“我,我好像认得……你这厮,叫牛丁……”

可他随即又稀里糊涂了,苦恼地用手指“梆梆梆”弹自己脑壳,道:

“牛丁是谁?我又是谁……”

又望向那具绿毛僵尸,左看看右看看,狐疑道:

“这货装扮成猴子模样,我好像也认识……似乎听人讲起过相貌……叫,叫,胡二。对了,就是叫胡二,死五年了……麻辣隔壁的,死一百年都关老子屁事,可老子怎么会认得这个丑八怪呢……”

白无常冷眼旁观,一动不动。

山岗上回荡着新死人空洞洞的声音。

“你是谁……从哪里来……知道些什么……”

山岗下,距离才一里多路远的街巷连一盏灯都没有亮起,死气沉沉。照理说坟山闹出这么大动静,附近人家没听见是不可能的。

看来都挺聪明。

夜半三更,阴森之地发出恐怖声响。全部关门闭户灭灯,躲进被窝哆嗦。没有一个胆大包天,活得不耐烦嫌命长的家伙前来探个究竟。

书生懵里懵懂站了一会儿,眼睛渐渐明亮起来,怒吼道:“牛丁,把几个小孩子弄哪里去了?”

言毕直冲上前,五指如勾,抓起新死人往树林一甩。

那牛丁撞到光溜溜的树干,脑浆崩裂死得不能再死了,像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嘴巴兀自一开一合,有气无力道:“你……是……谁……”

这一边,书生与僵尸胡二噼里啪啦打成了一团,拳拳到肉。

动作越来越快,声响越来越密集。

倏忽之间不见了黑白两道身影,风声凌厉,一条龙卷直冲上天。

龙卷转移到了道路,白色粉末喷上天空,仿佛纷纷扬扬下了一场大雪。

骨爪哧溜乱跑,争相逃离,如招潮蟹感觉到了海啸来临。

龙卷转移到了林中,地动山摇。

大树折断,枝叶灌木花草皆成齑粉,又源源不断飞上天空,随风飘浮,遮云蔽月。

半盏茶后,声响渐悄。

山下灰影一道。

柳若菲见那人光膀子,知道书生赢了,又惊又喜。

武道巅峰贴身近战,连仙师都要退避三舍。那书生却不惧尸气,赤手空拳把堪比武道巅峰的绿毛僵尸硬碰硬灭了。

童金却叹了一口气,心道白无常这关怎么也过不了,云梦一行人终究命苦。

除非那人真是谪仙,祭出极厉害的法宝,施展极高妙的法术。倘若他有法宝,懂法术,又何必效仿市井莽汉斗拳脚,拼力量?谁又曾听说过仙人走下祭坛,脱下法衣,光膀子与人厮打得不亦乐乎?

灰影疾射,一个声音兴冲冲高叫。

“奶奶个熊,这货皮糙肉厚,好生经打,花费老子不少力气……想起来了,刚刚还在打怪升级呢……对,先打骷髅小怪,再打僵尸中怪,山顶上还有一个无常大怪……耶,打它一个大满贯,救出的那个漂亮小妹妹就是附赠大礼包!”

四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四平治疗阳痿方法
四平治疗阳痿费用
四平治疗阳痿医院
四平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