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网 > 游戏

鶸法师与他的智杖 一 见习法师伊诺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2:17

鶸法师与他的智杖 一 见习法师伊诺

伊诺·烬·霍恩。

见习魔法师。

杰诺夫拿着魔法证书,抬起头看着笑得如狗尾巴花的少年

,很是惊讶:“你小子竟然还是魔法师?”

“是咧是咧。”少年死命点头。

“魔法师还付不起饭钱?”

“这不是被山贼打劫了么。”少年扭扭捏捏。

“魔法师还怕山贼?”

“这不是学艺不精嘛。”少年腆着脸。

“我也不是不好说话的人,毕竟你还是个魔法师嘛。”杰诺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没有钱付账,我也不是不可以理解。那你就拿什么东西替代一下咯,比如说法杖之类的?”

“好的好的,全听您的。”少年继续点头,“我的法杖就在行囊里,送给您了!”

杰诺夫大喜。虽然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的魔法师,但魔法师在大陆上的赫赫威名他早有耳闻,相传每个魔法师身上的装备都是用金币堆起来的,虽然眼前这个魔法师看起来有些,嗯,破落。但魔法师最宝贝的法杖应该还是值个几枚银币的吧,至少可以抵得上一只鸡,半只羊和若干米饭。

他的喜悦维持到打开行囊,看到行囊里的那根“法杖”为止。

杰诺夫拿起那根“法杖”,面无表情的看着少年:“这就是你的法杖?在哪里摘的破枝条。”

“你们村门口的,啊不对,这就是法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以后,少年满脸严肃,“这是我在大魔法城花了两枚金币买下的,今日看你有缘,不如……”

“不如你妹啊!”

杰诺夫一枝条就抽在少年的屁股上。少年痛得哇哇大叫,吸引了不少过路人的目光,杰诺夫干脆拿着枝条指着少年的屁股,对着过往的人大吼:“大家看好了。这小子是魔法师,却想着吃霸王餐,我只能把他吊在这里,抽他个一百鞭子作为偿还了!”

伊诺被抽的鼻涕眼泪都下来了,毫无魔法师风范。只能撕心裂肺的大吼:“烬!你再不出来帮我,我今儿就死在这了!”

……

妮可怔怔的看着被吊在村门口痛殴的伊诺:“他真的是魔法师?”

“应该没错。”艾伯特微微躬身,“魔法证书是不大可能造假的。”

“可是他……”

“并不是每个魔法师都拥有一个光明璀璨的前程,小姐。”艾伯特低声说道,“相比于他,我更在意您的安危,请注意您的身份。现在您并不是风雪绘家的公主,我也不是您的首席骑士,我们不过是路过的游人而已,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与奥尔多阁下会和。”

妮可的神情落寞了许多:“我明白了,艾伯特。”

“我以生命起誓,您会相安无事的。”艾伯特掷地有声。

妮可点了点头,拉下了兜帽继续往前走。没走两步她又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见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下。

……

奥尔多是一名中级魔法师。和吃个午饭都没钱付账的伊诺相比,奥尔多的身份要高贵太多了,从那满手的魔戒就能看得出来。但妮可并不喜欢奥尔多,因为前者贼溜溜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她长袍下的胸脯。

“奥尔多阁下。”艾伯特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厉声道,“请你注意我们家小姐的身份。”

“知道,不就是风雪家的次女么。”奥尔多翘起二郎腿,“怎么,还把自己当做王都四大家之首呢?这位骑士阁下,你应该清楚,除了我,王国内不会有任何一个魔法师愿意护送你们离开国境。”

艾伯特紧紧的咬着牙。若是在半年前,一个中级魔法师敢这样对他说话,他可以直接拔剑砍下去,对方还不带还手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风雪家早已不是半年前的风雪家,妮可·风雪绘也不是王国内世人皆知的风雪公主了。

妮可伸出手,拦在了艾伯特身前,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后她又摘下了兜帽,一头璀璨的金发缓缓滑落。

“正如阁下所说的那样。”妮可轻声道,“我早已不是什么风雪公主,现在不过是一个想要逃脱追杀的普通女孩而已。我很感激阁下愿意帮助我们,对此我们会支付让您满意的报酬。”

“还是风雪公主会说话啊。”奥尔多饶有兴趣的看着妮可完美的脸蛋,“那我也不打哑谜了,风雪公主,你应该知道护送你出国境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魔法师协会已经明令王国内的魔法师不允许向你提供帮助,只有我愿意。所以,我要更高的佣金,才能对得起我要承担的风险。”

艾伯特脸色一变,又要说话,妮可却再一次制止了他。

“您的要求并不过分。”

“那好。”奥尔多的笑容愈发浓郁了,“关于佣金的事儿,请风雪公主晚上到我房间里详谈吧。”

妮可轻轻点头:“如您所愿。”

奥尔多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临走前他看着妮可的眼神,就像在看着褪了羊毛的羔羊一般。在奥尔多走后,艾伯特急急忙忙的说道:“小姐,您怎么可以答应他的要求?单从佣金上来看,我们原本给的佣金都可以雇上一个高级魔法师或者大魔法师了。”

“那是以前。”妮可看着屋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轻声道,“现在不行了。”

“那您也不能答应他那个要求!”艾伯特咬着牙说道,“大不了我们就自己离开,一个中级魔法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了艾伯特,你退下吧。我已经累了。”妮可轻轻的闭上眼睛,“晚饭之前不要叫醒我了。”

艾伯特无奈,只能行了礼后退出房间。在他即将关门的那一刻,妮可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去帮帮那个可怜的见习魔法师吧。他需要的东西可要比奥尔多少得多。”

……

“救命啊烬。”

可怜的伊诺依旧被吊在村口,即使下雨了,饭馆老板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也不知道自己被吊了多久,意识都有些模糊了。直到绳子被解开,他一头扎进了泥水里。

片刻之后,他蹦了起来,指着饭馆大骂:“臭厨子,不就是吃了你一点东西么,用得着让我用命去还么,你这……哎,你哪位。”

艾伯特把从老板那拿来的行囊盖在了伊诺的头上:“少说几句话吧,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叫个不停。我已经帮你付了饭钱,你赶快走吧。”

伊诺把行囊抱在怀里,问道:“所以我问你哪位啊。”

“你不用管我是谁,是我家小姐看你可怜,才让我救下你。”

“你家小姐是谁啊?”

“你不用管。”艾伯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赶快滚蛋吧,下次别吃霸王餐了。”

“我可不是吃霸王餐,那个真的是法杖呢。”伊诺嘟哝道,“喂,我也不白吃你家小姐的,喏,这个给你。”

艾伯特看着伊诺递过来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刀,愣住了。他不是一个见习魔法师么,怎么还随身带刀的?但伊诺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执意要把刀给艾伯特,艾伯特想了想,还是收下了。

“你比某些人看起来顺眼多了。”艾伯特对伊诺说道。

“我只是报复某个人不来救我罢了。”伊诺转身就走。

艾伯特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问道:“小屁孩,你刚才一直喊的烬是谁啊?”

伊诺没有理他,一头扎进了雨幕里。

宝宝退烧
小孩不吃饭怎么调理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如何改善
如何才能治疗脑梗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