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网 > 体育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现场准夫妻被挤散阴阳两隔

发布时间:2019-11-24 03:04:06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现场:准夫妻被挤散 阴阳两隔

  悲喜之变只在瞬间。36个曾为庆祝跨年活动而雀跃的鲜活生命,已经永远无法看到新年的阳光。截至发稿时,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已造成36人死亡,47人受伤,其中大多是年轻女性。

  正在读大学二年级、担任学校汉服协会会长的云南女孩杜宜骏距离2015年只有“一步之遥”。她给这个世界的留言,是想找人帮她在2014年最后一天请个假。截至发稿时,杜宜骏、李娜、陈蔚和周怡安四名少女被确认在事故中遇难。很多友自发“点起红烛”,送逝者最后一程。发现,在那里最多的留言是:但愿天堂里不再拥挤。

  逝者

  被留在2014年的三名女孩

  在踩踏事件的遇难者名单中,李娜、杜宜骏和陈蔚三个女孩年龄相仿。她们素不相识,经历、境遇各不相同。一个在新年将成为新娘的打工女孩,一个复旦大学热爱古典文学的才女,还有一个即将在异国他乡完成学业,但在2014年12月31日晚上,三人出现于同一时空里,又走向了相同的命运。她们在潮水般的人群中倒下,再也听不到新年的钟声。

  李娜的2015年 本该披上洁白的婚纱

  昨日凌晨0时15分许,踩踏事件的第一位伤者被紧急送至上海长征医院。该院负责人介绍,一位22岁女大学生被确诊创伤性窒息、双肺严重挫伤,生命垂危。急救科主任林兆奋、胸外科主任赵学维等6位专家联合救治,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同样被送来的21岁女孩李娜却没有那么幸运。她的生命,永远留在了2014年。

  昨日下午5时,长征医院急诊大厅一角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的女儿呀,昨天这个时候你还好好的……她好乖好乖的呀……”女孩的母亲难受得咣咣跺脚,一度哭至晕厥,瘫倒在大女儿怀里。下午5时30分许,女孩父亲从江西老家赶到医院。在急诊大厅中央,他脚步迟疑了,四处瞅瞅,眼神茫然无助。待奔向妻女,一开口,这名父亲也呜呜哭了起来,三人抱在一起。

  见此情景,周围经过的护工、病人家属跟着红了眼圈。

  这个农民家庭就两个女儿,李娜最小。事发当晚,李娜同未婚夫周洋(化名)一行5个年轻人来到外滩观景平台,准备观看跨年灯光秀。除了这对小情侣,5人中还包括李娜的姐姐及朋友、周洋的一名伙伴张伟(化名)。他们不知道,往年都举办的灯光秀,今年已经取消。

  晚上8点多,5名年轻人吃完晚饭,来到目的地。看到外滩人潮拥挤,他们还去步行街逛了一圈。随后回到外滩。“记得去年人真没这么多。”张伟称,此前也在外滩看过跨年灯光秀,数这次人流最恐怖。晚上11点,他依稀望到,下面等待往上的队伍,排到了南京北路。

  那时候,周洋还抓着李娜的手,希望为她扩出一点空间。晚上11点30分许,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张伟看到,观景台上的人往下冲,挤在台阶上的人往上顶。“有上面的人往下推,站不稳的就倒了,被别人踩在脚下。”5个年轻人被冲散。

  周洋被挤到墙边,未婚妻李娜不知所踪。现场混乱起来,哭号声被现场的新年倒计时声淹没。一种绝望又恐惧的情绪涌上,周洋顾不得左手擦破了皮。他在现场寻找未婚妻。

  凌晨1点,他辗转打听到,李娜被送往了长征医院。“人没了”周洋裹着蓝色棉服,闷头坐在医院长凳上,把头埋在双手间。偶尔抬起头,一双眼睛哭得通红。在突然的变故面前,他像一个孩子般无助。

  他本来是想带未婚妻一起在外滩看灯光秀,过一个浪漫的跨年夜。年轻人不都喜欢热闹又有气氛的节庆活动吗?他记得李娜当晚穿一件黑色上衣,一条黑裤子,手腕系着戴了多年的转运珠。回忆起遇难的未婚妻,他又哽咽了。李娜跟周洋是江西老乡,比他大一岁。两人在上海打工时相识并开始交往。去年9月,刚在老家办了热闹的订婚宴,准备2015年结婚。

  意外发生前,两人还没来得及拍婚纱照。

  花季的复旦女孩 再也无法听到喜欢的昆曲

  “没有同学帮你带假条该多好。”上海跨年夜踩踏事件中,复旦大学大二女生杜宜骏伤重不治。她留在人人主页的最后一条更新是“求一枚明天中午上马基的同学帮我带个假条”,日期显示为12月30日。得知这名女孩的死讯,许多友在她的人人主页留下无力感叹,默默点上蜡烛。

  杜宜骏是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专业2013级本科生,籍贯云南。这是一个喜欢古典文学、爱听昆曲、热衷汉服文化的女孩,性格文静,鹅蛋脸,五官精致、柔和。她曾担任复旦大学燕曦汉服协会会长,在上留下多张身着汉服的照片,2014年12月29日还曾接受过媒体关于汉服的采访。

  在日志中,她讲起自己的性子,是“历来不爱看太热闹的戏”。比起昆曲中《牡丹亭》、《西厢记》,她更偏好《玉簪记》,一个道姑与书生相爱的故事。去年4月,杜宜骏去上海某剧院听了一回“现场版”,被女主角陈妙常以情相许的纯洁性所打动。

  2013年的最后一天,她在日志中回忆起高考的心路历程,没有保送、没有自主招生,当时就祈祷不要出错,能够进入复旦大学。

  2014年的最后一天,她与同校男友在外滩准备跨年,却在观景台台阶上遭遇踩踏。2015年1月1日凌晨1点20分,杜宜骏因为窒息死亡。“看着你在我臂弯里慢慢失去意识,呼吸心跳慢慢变弱,最后从冰冷的抢救室推出来,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与她同去的男友把悲伤留在上。事发后,其男友曾向杜宜骏同寝室同学求助,同学报告了辅导员。

  昨晚,复旦大学宣传部卢女士介绍,杜宜骏同学出事后,院系及保卫处负责人赶赴医院,学校也联系上女生父母。由于事件中一些死伤者暂无身份信息,包括复旦大学在内的多所上海高校正在学生中开展紧急核查工作。

  平安未能眷顾杜宜骏。这个生于圣诞节的女孩,6天前刚过完自己的20岁生日。 文/本报 孙静

  浙大女留学生 生命年轮永远停留在20岁

  昨天下午5时,上海市政府办公室官方微博“上海发布”发布消息称,外滩陈毅广场拥挤踩踏事件已致36人死亡,47人受伤。同时,一则寻找踩踏事件中失踪的马来西亚女留学生陈蔚的消息在上被广泛转发。据星洲报道,36名死者中包括一位20岁马来西亚浙大女留学生,即为此前失踪的陈蔚。47名伤者中马来西亚籍黄慧瑜是其表姐。

  昨晚10时,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科技学院相关负责人向北青报证实,陈蔚确实已不幸遇难,更为详细的信息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北青报致电浙江大学国际教育学院,但工作人员在听到是询问陈蔚一事时中断了。

  昨天下午1点58分,微博名为@俊凯93的友发出一则“寻人启事”:“我是马来西亚华侨,能不能有好心人帮我查查我表妹陈蔚的下落,是生是死从这里完全得不到消息,知道的是五官流血,凌晨一点还在上海长征医院抢救。至今完全没消息了。名字:陈蔚;出生年份:1994年。”下午5时,一则由浙江大学教授沈爱国发出的寻找陈蔚的信息也在上转发。20时,此前发出寻人启事的@俊凯93再次发微博称:“陈蔚已经离开我们,一路走好。”

  工作单位显示为浙江大学的友@依然大乌贼在@俊凯93的微博下留言:“陈蔚是2014年春季我当助教的公选课上的学生,作业一直很认真,而且作为留学生,她中文水平出奇的好。实在是太可惜了,请节哀。”

  (来源:北京青年报)

感人故事
爱情诗句
运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