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网 > 美食

直面中国煤矿的安全软肋来自矿井深处的采访

发布时间:2019-11-26 12:44:44

直面中国煤矿的安全软肋 来自矿井深处的采访手记

山西省小煤矿爆炸、北京大安山煤矿巷道塌陷、吉林省万宝煤矿火灾……随着对煤炭需求量的增大,近来我国煤矿事故又有攀升趋势,煤矿安全状况令人心忧。近日,“新华视点”兵分两路,分赴山西、河南两个产煤大省,进矿区,下矿井,历时半个月对煤炭行业的安全现状进行了采访。(小标题)全国煤矿井下矿工人数无法准确统计 穿着两层特制矿工棉服,腰挎重达10公斤的矿灯和自救设备,脚套长筒雨靴,在昏暗中深深浅浅走了3个多小时,当6月1日下午从山西汾西矿业集团双柳矿矿井地下300多米坐罐笼返回地面时,已是大汗淋漓,腰酸背疼。但面对矿长的问候,“累”字却实在不敢说出口,因为此时还有600多名矿工兄弟正在井下劳动,他们已经干了近8个小时。几乎所有的煤矿,上班时间都是从矿工到达工作面算起,而不包含入井、出井、走巷道所需的大约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每个矿工每天在井下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入井三分险”,在井下多呆一分钟,危险就会增加几分。在数百米的地下深处,阴暗潮湿,瓦斯、地下水、煤石低垂的巷道……未知的地质危险因素随时威胁着矿工的生命安全。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煤矿有2.6万多处,超过世界上其他主要采煤国家的煤矿总数。全国矿井平均深度已经超过了地下300米,最深的矿井超过了1000米。全国煤矿井下矿工到底有多少?询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及业内一些专家,谁也说不出一个准确数字。国家安全监管局只能提供2002年国有重点煤炭企业井下的矿工数字:80万!他们一再强调,这个数字不包括乡镇的小煤矿,因为那无法统计。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处的一位同志说,我国现有小煤矿2万多个,加上国有重点矿,称我国井下矿工超过100万人,这肯定没错。 (小标题)驴子都不愿意进的“黑口子” 小煤矿点多面广,是我国煤矿事故频繁的直接原因。与有先进大型设备的国有大矿相比,小矿的工作环境更加恶劣。6月2日,来到山西省柳林县罗家坡。沿路两边,随处可见一座座小煤矿。因其设备简陋,安全无保障,被当地人称为“黑口子”。小矿周围总有一些牲口栏,喂养着驴子、骡子等牲口,这就是小矿运煤的交通工具。 “这些牲口也不愿进‘黑口子’,它们通人性,也害怕。矿主每次都得用鞭子抽,硬赶它们下井拉煤。这些牲口干了一天,出了矿井,就累得趴在地上打滚。”当地人如是说。 4月底至5月中旬在山西临汾、朔州和吕梁市连续发生三起煤矿爆炸事故,目前已知有74人死亡,所以这里的小煤矿已全部被停产整顿。然而,因为地下开采的隐蔽性,它们随时可能恢复生产。5月18日发生瓦斯爆炸的吕梁市交口县蔡家沟煤矿,就是一个停产整顿待批矿。“这些小煤矿背后盘根错节,利益复杂,当前煤价上扬,一些市县的地方保护主义更加严重。要使其彻底停产关闭,很难!”汾西矿业集团相关部门的一位负责人深知关闭小煤矿的难处,“我有时参加地方上的会议,常常是今天参加贯彻落实国家关闭小煤矿的会议,明天又参加扩大地方小煤矿产量的会议,开会的基本都是同一帮人,很滑稽!”从全国范围来看,虽然经过1998年以来的整顿关闭,小煤矿从高峰期的8万多个降到目前的2.5万个,但数量仍占我国煤矿总数的90%以上。 (小标题)小煤矿的出路何在 了解到,一些大型煤炭集团和一些地方在探索一种“大矿兼并小矿”的模式。山西潞安矿业集团董事长任润厚认为,通过实力雄厚的矿业集团兼并收购小煤矿,提升产业集中度,是根治小煤矿安全隐患的一条有效途径。煤炭行业人士称这种兼并为“大鱼吃小鱼”,但是这条看似能让煤矿安全得到根本改观的路子,却面临重重障碍和阻挠。首先,当前煤炭市场形势好,地方政府为增加财政收入,不愿意出让小煤矿。河南鹤壁煤业(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永新说,他们和个体小煤窑谈判,推进十分困难,受地方保护主义约束,各方面利益不好平衡。由于历史原因,小煤矿产权问题棘手,利益分配复杂,更增加了收购的难度。很多小煤矿名义上是乡镇、村办的企业,其实都属于个人控股。“能办小煤矿的人,都属于地方上的‘能人’。”潞安集团相关部门的一位负责人说,“有资金不算本事,还得靠各种关系,没有关系,再有资金也开不成小煤矿。”与此同时,一些地方也在积极探索小煤矿的安全管理经验。 河南省平顶山市石龙区的小煤矿众多,1998年以前,这里曾以“死亡黑三角”的恶名震惊全国。但近几年采取措施得力,截至2004年5月,这里的70多家小煤矿已创造出连续5年零7个月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历史纪录。 石龙区从1998年底起首创安全矿长和特派员两个委派制度,每座煤矿的安全矿长由政府委派,安全矿长在整个煤矿安全生产指挥体系中处于中心地位,重大隐患不排除或在不安全条件下,安全矿长有权责令停产。而所谓特派员制度,是从区直属各单位抽调干部,派到各煤矿,代表区委、区政府监督煤矿安全措施的落实。石龙区采取的另一个办法是“安全互保及风险抵押金制度”。政府不仅要求各矿之间签订互保、联保协议,而且还要求各矿复工的前提是交纳20万元至50万元的风险抵押金,作为事故善后的处理基金。目前,这一基金账户上已经存了1000多万元。(小标题)煤矿的整体提升之路 同小煤矿相比,我国国有大型煤矿的安全设施有着相当的优势。不过,即使是国有大矿也面临着设备安全投入不足的硬伤。最近,国家有关部委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通过对13个省区调查发现,规模以上煤矿安全欠账300多亿元,推算全国煤矿安全欠账500多亿元。虽说一套国产综采机高达4000多万元,但也与国际上先进的设备存在差距。在美国这样一套采煤工作面上的设备只需要5个人控制就够了,而在我国却要近30人,这就从客观上增加了危险性。 “要从整体上使我国的煤矿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估计还要十余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一位矿长说。目前,我国煤矿的安全管理主要由管理人员凭主观意志和经验进行工作。这种管理模式,由于受管理人员知识、经验和心的限制,很难适应矿井灾害事故的复杂多变条件。“各种安全生产要素中,最难管理的就是人!”任润厚说,“当前安全工作的重心也是对人的管理!” 针对当前中国煤矿业的现状,无论是国家管理部门,还是煤炭行业的资深专家都认为,整合煤矿资源,强化安全管理,加大安全生产投入,采取现代化采煤技术,提高工人操作水平,这是实现我国煤矿安全生产最根本的发展之路。

手游资讯
租房知识
手机知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